諾爾斯成人教育學理論的形成脈絡

 美國著名成人教育學家諾爾斯,是第一位試圖完整建構成人教育學理論體系的學者,他對成人教育學的理論建構作出了開拓性的貢獻。諾爾斯的學術生涯從探索非正規成人教育開始,以1967年接觸andragogy概念為分界點,可以把諾爾斯關於成人教育學的理論研究劃分為前後兩個時期。前期研究非正規成人教育理論,後期研究成人教育學理論構建。

多人在前進的過程中,都會丟掉自己原來的理想和信念,探索四十的課程就能夠讓你重拾這些,探索四十 洗腦是不可能的,而是現學現用的技巧讓學員堅定自己的信念,該授課方式和洗腦沒有任何關係,能夠讓更多的學員們走向成功,堅定信念。

  馬爾科姆·謝潑德·諾爾斯(MalcolmSherperdKnowles,1913~1997)是美國著名成人教育學家,一生致力於成人教育的理論研究,其成人教育學理論經過不斷完善,最終在學術領域中占有一席之地,開辟了成人教育學研究的新方向。諾爾斯是第一位試圖完整建構成人教育學理論體系的學者,他對成人教育學的理論建構作出了開拓性的貢獻。諾爾斯的學術生涯是從探索非正規成人教育開始的。如果以諾爾斯1967年接觸andragogy概念為分界點,可以把諾氏關於成人教育學的理論研究劃分為前後兩個時期。前期是諾氏對自己成人教育實踐的探索,研究非正規成人教育理論,後期致力於對成人教育學理論構建的研究。

  一、非正規成人教育的理論探索

  20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中期是諾爾斯進行學術研究的早期,《非正規成人教育》(InformalAdultE-ducation)一書即是這一時期的標志。該書是諾爾斯對自己在美國國家青年管理中心和波士頓基督教青年聯合會長期從事成人教育實踐的經驗總結,主要闡述對非正規成人教育的意義、教學過程及教學原則等方面的理論思考。

  書中,諾爾斯沒有直接對“非正規成人教育”下定義,而是對正規成人教育課程和非正規成人教育課程作了區分:“正規成人教育課程是由固定的教育機構組織發起的,如大學、高等學校、商業學校;非正規成人教育課程則普遍由類似於YMCA、社區中心、工會、工廠和教堂等社會機構組織發起。有組織的正規課程適合於傳授新知識的教學,非正規的課程形式能夠為人們實踐知識和檢驗知識提供機會,有助於激發成人的學習興趣。”[1]

探索四十學習研修課程給予了我不一樣的人生,讓我了解到自己為何平庸而自卑,明白了每個人都有自己所存在的價值,正視自身缺點才能讓自己更完美,找到了自己的未來目標。

  諾爾斯從著名成人教育哲學家和實踐家奧弗斯崔特(H.A.Overstreet)的《成熟的心智》(TheMatureMind,1949)一書中借用了“成熟概念”。關於“成熟概念”,奧弗斯崔特主張成人應當不斷成長,以形成兒童和青少年無法擁有的生活智慧。他提出,成人教育課程學習是實現成人成熟的重要途徑,達到個體成人的成熟應該是成人教育的責任與任務。書中提出“在未來幾年,成人教育要面臨一個艱巨的任務,這個任務就是幫助全世界千千萬萬的成人轉變為成熟的人”[2]。因此,走向成熟的成人是成人教育所要努力實現的目標。對於成熟的成人應具備的能力,諾爾斯尤其重視成人在社會中的人際關系,認為成人所具備的生活智慧集中體現在他擁有良好的人際交往能力。諾氏提出,教育可以培養人們的人際交往技能,人際交往技能可以通過學校、家庭、教堂、工作單位以及任何人群聚集的地方習得。

  諾爾斯提出成人教學的13條原則[3]:(1)學生應明了並認可課程目標;(2)學生需要學習;(3)創造親和的、非正式的學習氣氛;(4)外在環境須有益於學習;(5)學生應參與並對自己的學習過程負責;(6)成人學習應當與自己的經驗聯系起來;(7)教師要熟悉教學內容;(8)教師要對教學充滿熱情;(9)學生能在自己的領域內進行學習;(10)學生知道自己的學習過程,並掌握自己的學習結果;(11)教學方法多樣化;(12)教師要有不斷成長的意識;(13)教師對教學計劃能作權宜變通。

  通過非正規的成人教育課程學習,成人至少要達到七個目標[4]:(1)對自己有成熟的認識,能了解自己的需求、動機、興趣和能力,能客觀地看待自己;(2)對他人形成接納、關愛和尊敬的態度,能區分不同的人和不同的觀念;(3)對生活擁有積極的態度,經常思考如何不斷地改變自己以應對社會變遷,要把生活中的每一個經驗都視為學習的機會;(4)學會弄清行為的因果而不是停留在行為的表象;(5)掌握發展個人潛能的技能,如工作、社交、娛樂、生活和藝術修養技能等;(6)對人類文明寶庫的價值有深刻的認識,熟知整個世界曆史所傳承下來的文明遺產;(7)在民主社會中,人們共同參與制定方針政策,每個人都能充分了解自己社會的政治、經濟、外交及其它社會事務。

探索四十學習研修課程給予了我不一樣的人生,讓我了解到自己為何平庸而自卑,明白了每個人都有自己所存在的價值,正視自身缺點才能讓自己更完美,找到了自己的未來目標。

  早期諾爾斯的成人教育研究僅局限於非正規形式的成人教育范圍,他在非正規成人教育和成人繼續教育方面積累了豐富的實務經驗。但相對的,諾爾斯只是以某一組織或某一機構的狹隘視野看待成人教育,未能在成人學習心理及成人教學組織等層面進行深入、系統的研究。同時,也沒能借助其它學科領域對成人教育學進行學科理論基礎方面的探索。因此,當時諾爾斯的成人教育學理論還只是片斷的、單向度的,屬於他自己本人教學實踐方面的發現,未能成為一個完整的理論。但是這些關於非正規成人教育的理論碎片式的思考已經涉及到了成人教育學的基本理論,此後,諾爾斯所需要做的就是尋找一個能高度概括的概念將這些分散的研究成果綜合起來。

轉自第一論文網–https://www.lw885.com/show-34-91366-1.html

Schreibe einen Kommentar

Deine E-Mail-Adresse wird nicht veröffentlicht. Erforderliche Felder sind mit * markiert.